為什麼美國人不喜歡和中國人做鄰居?

  很多美國人不喜歡和中國人做鄰居,主要是因為美國經濟陷入低迷,中美習慣風俗等存在差異,部分移居海外的中國人沒能入鄉隨俗,部分移民素質偏低,另外也不排除有對中國人的偏見。

一些中國人聚居區,其實原本都是美國人集中居住的地方,現在卻由於大量中國人的湧入導致美國人搬走,逐漸形成中國區、中國城,究其原因,重要的一點是因為美國人不喜歡和中國人做鄰居。探客認為,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首先就是雙方的風俗習慣存在差異。很多移民海外的中國人比較孤僻,可能由於語言問題,也不願與周圍的美國鄰居多溝通。美國鄰居看到搬來一家外國人,自然而然會有所防備和疏遠,在觀察到新鄰居並不願融入社區,往往會比較敵視。這些都是人之常情。

而且,華人的生存能力比較強,抗同化能力也比較強,到了美國後依然頑強地堅持固有的生活習慣,沒有顧及鄰里的感受。很多華人連英語都不會說,也不參加社區活動,中國人一多,還自己抱團,往往就將美國人形成的社區文化破壞殆盡。還有一個原因是,與中國人做鄰居,中國小孩學習太好,會把這個學區的分數線帶高,讓美國小孩受不了。在這種情況下,當地美國人會有所行動。

2015年6月,法拉盛56路夾146街附近的連排屋被《紐約時報》曝光在過去三年里紛紛改建成“巨屋”,並且是由一戶林姓華裔家庭在2013年帶頭改建,兩年來不僅遭鄰居頻頻投訴,還有多名民選官員在門口示威抗議。這戶家庭稱改建是為了容納孩子、老人與親戚。2015年9月,皇後區道格拉斯頓一戶華裔家庭門口的石獅子被塗黑。附近鄰居表示,可能因該住戶沒遵守申請古跡住宅的房屋隻能內部整修的規定,擅自重建,遭其他鄰居惡整。

之所以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來到美國的中國移民沒有入鄉隨俗,了解當地的規矩。近年來紐約華裔新移民人數呈井噴式增長。2003-2013年間,紐約市的華裔人口暴增了34%。很多華人打工者為了省錢,盡可能找房租比較便宜的房子住,為地下室出租和小房間出租提供了市場。新移民不了解美國房屋管理法律。一些華人認為像在中國一樣,房屋是自己的,想怎麼裝修就怎麼裝修。然而根據紐約市的法律,擅自改裝屬於違法行為。

還有一些習俗習慣也導致美國鄰居的反感:

中國人做飯都喜歡熱油熱鍋,煎炸炒燉,五香粉八角花椒辣椒香味撲鼻。隻是,在美國這樣的移民國家,不同族裔的人,習慣不同口味的食物。你在家做什麼都可以,隻要不影響鄰居即可。美國人做飯,油煙少,在家里做飯,屋外基本聞不到什麼氣味。所以他們可能不太習慣出門散步的時候,路過別人家,就知道這家人晚上吃的什麼。有的美國居民對氣味不滿,報警也是常事。

美國人很喜歡做義工,小到幫孩子的老師整整作業紙,大到上前線為國征戰,也就是所謂誌願者“volunteer”,義務勞動。在社區,居民們更是會盡自己的能力為社區服務。參加社區服務的人大多是社區的居民。社區服務的內容包羅萬象去老人服務中心服務、去公立圖書館整理書,也可以去移民學校教新移民英語。也許是受中國自古“自掃門前雪”觀念的影響,還有可能是語言信息不靈通,不知道怎麼做義工,在美國一些社區義工活動上,華人的身影比較少見。這不能不令人產生享受卻不付出的“搭便車”印象。如果不能為社區做出貢獻,社區為什麼要歡迎你?

十幾年前來美國的華裔移民有砍自家房產上的樹,拆舊房建大房的傳統,給當地老居民留下了不注意保護環境的印象。現在這種情況已經少見了。不過,美國很多別墅都有比較大的私有綠地,而中國家庭卻認為,好看不如好吃——不太熱衷於園藝,而比較喜歡種菜,養動物(可以食用的)。這是兩種生活習慣的碰撞,其實華裔可以處理得更巧妙一點,譬如控製綠地與菜地比例,與鄰居分享等。

當然,還有的美國人對中國人存在偏見,不僅不願意與中國人為鄰,反而欺負乃至迫害中國人。在2016年3月5日,一位17歲的華人女性被推到了地鐵軌道里,幸好她反應靈敏保全了性命。而在2015年春季,華裔男子郭偉權則沒有這麼幸運,他無辜慘死在167街地鐵站D線車軌下。3月13日,據媒體報道,又有一位華女在紐約地鐵被一位非裔女性毆打。美國東部時間12日早上8時許,25歲的非裔女青年巴巴羅搭乘一輛由布碌侖開往皇後區的地鐵Q線,在列車即將駛入國王高速路站時,她突然站起來,對坐在附近的受害華女大吼“走開”。據目擊者ThomasCampanella指出,當華女聽話起身後,巴巴羅卻跟著她,並對其面部、頭部猛揍數拳,造成該華女受傷,暈眩不止,車內其他乘客立刻撥打911報警。當列車駛入國王高速路站後,兩名女子均下車,趕來的兩名非洲裔警員將巴巴羅逮捕時,她還不斷出言不遜,用帶有種族歧視的語言辱罵、尖叫,表情猙獰。隨後,救護人員趕到現場為受傷華女診治,不過該華女拒絕接受進一步治療,堅持自行離開。“我就是不喜歡她挨著我坐,不喜歡她看我的眼神。”這名非洲裔女子事後囂張地表示。警方表示,巴巴羅是個前科累累的慣犯,至少5次被捕。探客認為,這種人就完全是種族主義者,如果遇到這種美國人,不與之為鄰反而是件幸運的事。

不過,探客需要提醒網友的是,能夠在美國人聚居的社區購買房屋的,往往都是“成功人士”,相當一部分就是“土豪”,而如今中國的土豪在海外並非那麼受歡迎。在海外某些比較發達的國家,就出現了“嫌惡”中國土豪的現象。譬如最近在美國和加拿大,就有華人發起情願,要求政府打擊中國土豪,遏製房價的過快增長。美國人不願與中國人當鄰居,一部分原因就是不希望中國人來到之後大亂這里的秩序,尤其是房價。往往是中國人來了之後,房價是高了,隨之而來的煩惱就是生活成本也增高,原本安靜的生活徹底被打亂。

而且,住在這里的中國富豪,出入是轟隆隆的跑車,穿戴都是時尚大牌,各種炫富與誇耀,讓人受不了。如今美國經濟不景氣,人家羨慕嫉妒恨,自然要遠離。尤其是當這個社區的美國人以中產階級為主時,情況更加明顯。多年以前的探客作為小鎮青年,是通過《中產階級的審慎魅力》這部片子來了解西方的現實。中產階級,顧名思義,就是經濟地位、政治地位和社會文化地位均居於現階段社會的中間水平左右的人群。他們大多從事腦力勞動,或類似,靠工資及薪金生活,大多受過良好的系統教育,具有相應的家庭消費能力,有一定的閑暇,追求生活質量,一年會外出度假幾次。由於收入水平和購買力不同,不同國家對於中產階級的劃分不盡相同,低的把年收入700美元的人群都算作中產,高的則到1000萬美元。但很多社會學家和政治學家都有一點共識:中產階級決定穩定程度。怎樣才算穩定?有一個標準就是恩格爾系數平均降到0.3以下,同時基尼系數控製並保持在0.25至0.30之間。隻有中產階級掌握多數財富成為“壓艙石”,才能形成穩定的紡錘型社會。

美國5年前爆發的“占領華爾街”運動並未讓貧富不均的問題有所好轉。4月11日,彭博社發出一篇題為《過去25年間美國人均薪酬幾無增長華爾街收入翻倍》的文章。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從1990年到2014年,經通脹因素調整後的投行和證券行業從業人員薪酬(包括工資和獎金)增長了117%。而同期所有其它行業的薪酬隻上漲了21%。2014年美國社會收入前10%的家庭平均收入約為其餘90%家庭平均收入的9倍之多,前1%和前0.1%的家庭平均收入則分別是其38倍和184倍。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公平增長中心主任伊曼紐爾-塞伊斯教授估計,經濟複蘇期間所得收益的95%流向了僅占人口1%的頂級富豪們的口袋。1982年,在福布斯美國富豪400強榜單誕生的第一年,這一榜單上的淨財富總額為930億美元,而到2015年時,這份榜單的淨財富總額已經飆升至2.3萬億美元,在三十多年的時間內飛速增長了2400%,而同期美國家庭的平均收入的增幅僅為180%。

美國中產階級10年間財富暴跌65%,1/3家庭都陷入“人還在,錢沒了”的境地。2004-2014年的10年間,家庭支出上漲了14%,平均收入卻下跌了13%。將近三分之一的美國家庭的收入已無法覆蓋基本的支出,包括食品、住房以及交通等。美國經濟在不斷增長,美國家庭卻覺得手頭越來越緊。低收入家庭更多的開支用於住房和交通上。最大的罪魁禍首便是昂貴的租金成本。其主要原因是金融危機令大量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都失去了房屋,住房自有率隨之大幅下降。這些人不得不從房東變成了租客,推高了租金。而中國土豪的到來,自然令租金更上一層樓,美國人負擔不起,隻好搬走,久而久之,就對中國人產生某種怨恨,不願與中國人為鄰。

不斷湧現的中國暴發戶們抬高了當地房價和物價,導致普通人的生活成本提高,更重要的是,這些外來的闖入者破壞了美國引以為豪的秩序與公正,撼動了整個社會的根基。其實這種現象在國內的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很多社區都有出現,外來富豪不尊重本地人生活習慣、損害本地人利益是個敏感話題,在國內以“包容”和“厚德”的名義而壓製,但在國外卻激起民憤。

網民朋友們切勿一看到海外反感中國人爆買和炒房的新聞就怒發衝冠,換位思考一下,本來您攢10年工資能買一套公寓,突然來了一群老外把房價炒高3倍,導致等您退休時才能還完房貸,您會怎麼想?如果這些老外還開著豪車在街上橫衝直撞,把超市里日用品掃蕩一空,您會怎麼想?其實人類的情感都是相通的,如果自己並不是移民美國的富人,那為何要在網上謾罵?那些移民的富人又何嚐會關心“蟻族”與“屌絲”的生活?與其在意別人的背棄和不善,不如經營自己的尊嚴和美好。(完)

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內容均采集自互聯網並通過人工審核,如有侵犯作品內容請聯系我們.

© Copyright 2017 中文頭條新聞 - All Rights Reserved - Created By chinatt.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