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再見!3大舉措助力中國不再受製於馬六甲海峽

馬來半島及蘇門答臘島簇擁的馬六甲海峽,是中國的海上生命線,80%以上的原油輸入需依仗這條上千公里的狹窄水道。這個關乎國計民生的咽喉要道一旦突發險情,將給我們的能源安全及經貿往來帶來極大隱患。那如何破局呢?

1中緬油氣管道

是繼中哈石油管道、中亞天然氣管道、中俄原油管道後的第四大能源進口通道。石油運輸渠道的多元化,緩解了中國對馬六甲海峽的依賴程度,增強了石油供應的安全性。

中緬原油管道的起點位於緬甸西海岸皎漂港東南之馬德島,設計輸送能力為2200萬噸/年。2015年初伴隨著閥門開啟,30萬噸級郵輪“新潤洋”號所載中東原油首次從印度洋登陸緬甸,注入馬德島首站的儲油罐內,後“換乘”直徑813mm的中緬原油管道,跋涉771公里後,自雲南瑞麗進入中國境內。踏入中國的油氣資源會在貴州安順實現管道分離,原油管道直達曾被油荒困擾的重慶,而天然氣管道則南下廣西貴港。

從長遠考量,中國可依托中緬油氣管道修建公路和鐵路,將皎漂港開辟為中國西南地區向印度洋周邊運輸貨物的中轉站。當然對推進中國西南地區的經濟結構調整和增長模式轉變、促進邊疆少數民族聚居區的社會經濟進步等均有不可估量的影響。

2中巴經濟走廊

乃一條北起新疆喀什,南至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集公路、鐵路、油氣管道及光纜“四位一體”全覆蓋的貿易走廊,預計在2030年全景呈現。

中巴經濟走廊可實現全方位的互聯互通、多元化的互利互贏。對中方而言,以此為樞紐,波斯灣地區同中國邊疆腹地鏈為一體,進而開辟了繞開馬六甲海峽的內陸能源通道,有效降低了海上石油進口之風險。

而緊靠伊朗的瓜達爾港,原本隻是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的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小漁村,後因絕佳的地理位置而聲名鵲起,其南臨浩瀚無垠的印度洋,西距全球石油運輸大動脈霍爾木茲海峽僅四百公里,名副其實的戰略重鎮。2002年3月始建,中方應穆沙拉夫總統請求為其提供資金及技術援助,後新加坡國際港務集團競標取得40年租賃運營權,然運營未達預期效果,港口基本處於閑置狀態。鑒於此,巴基斯坦政府決定改弦更張,2015年11月,中方取得瓜達爾港9.23平方公里土地43年租賃權,比山高,比海深,比鋼硬,比蜜甜的中巴友誼愈加彌深。

3中歐班列

是指中國開往歐洲的快速集裝箱班列,主要經新疆阿拉山口出境。自2011年3月首趟中歐班列(重慶—杜伊斯堡)肇始以來,成都、鄭州、武漢、蘇州等地亦陸續跟進。其中義新歐路線自小商品集散地義烏至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行程1.3萬公里耗時20餘日,是目前行程最長、境外鐵路換軌次數及途徑城市和國家最多的火車專列。

中歐班列依托國際主要干線城市,打通了歐亞跨境新通道,為商貿文化互通,區域共同繁榮奠定了堅實基礎。並憑借運距短、速度快、安全性高、受自然環境影響小等特征,成為中歐陸路運輸的骨干力量,並適當抵消了馬六甲貿易大通道帶給中國的戰略擠壓。以蓉歐快鐵為例(成都—波蘭羅茲),其2016年共開行往返班列453例,約占全國開行班列總數的1/3,貨物總價值突破15億美元。可以說中歐班列是中國“一路一帶”偉大戰略得以翱翔的引擎助力,其必將使絲綢之路從最初的“商貿路”變為產業和人口集聚的“經濟帶”,讓我們拭目以待!

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內容均采集自互聯網並通過人工審核,如有侵犯作品內容請聯系我們.

© Copyright 2017 中文頭條新聞 - All Rights Reserved - Created By chinatt.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