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韓民國已經休了這個女人,為什麼非對她趕盡殺絕?

對不起,沒有你對他們很重要。

過堂

韓國時間今天9時23分,已不再是韓國總統的樸槿惠抵達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接受調查。在進入檢察廳大樓前,她發表簡短聲明,向國民表示慚愧,並稱會誠實面對調查⬇️

這是去年10月崔順實干政事件曝光以來她首次當面接受調查。此前,樸槿惠在特檢調查中已被認定為涉嫌受賄等13種犯罪的共謀犯。

在樸槿惠之前,大韓民國的三位前總統全鬥煥、盧泰愚、盧武鉉都曾有過這種經曆。正像魯迅先生寫的那樣——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自3月12日搬出青瓦台回到江南區的私宅後,樸槿惠連續6天沒有出門。甚至沒人看到她走到院子里或在窗口露面。她主要在二層生活,一層是警衛,二層居室和兩個房間窗戶緊閉,淺綠色的窗簾一直垂放著,居室陽台上也放下了百葉窗。二層陽台因為沒人出去,很遠就能看出覆蓋著一層灰塵。韓國《東亞日報》說,據悉,這期間樸槿惠在會見律師,為接受檢察機關的調查做準備。

樸槿惠位於首爾江南區三成洞的私宅

這並不令人意外,樸槿惠離開青瓦台時曾宣布:我堅信真相終將大白。

審訊前,《韓國時報》披露,首爾中央地區檢察院下屬的一個特別單位,據說已內部決定向法院申請拘捕令以逮捕樸槿惠。一旦罪名成立,樸槿惠或面臨終身監禁。檢方官員表示,由於干政案的案情嚴重,加上多名涉案疑犯已被拘留或起訴的情況下,樸槿惠仍不承認控罪,檢方內部同意向法院申請拘捕令。

此外,韓國代理司法部長李長傑(音)在上周四的緊急國會聽證會上也提出,當局必要時將申請拘捕令。

21日拘捕樸槿惠,雙保險夠嗎?

仇恨

既然不能相濡以沫,那就相忘於江湖。

不!在許多韓國人的心底,位於江南區三成洞的私宅不應該是樸槿惠的最終歸宿,數以百萬計的燭光集會示威者早已為她的命運做了安排:

上銬⬇️

入監⬇️

不錯,許多人覺得拒不認罪的樸槿惠,即使棲身三成洞的“寒窯”,仍不應是這場運動的句點,至少應該在法律上做出判決,如果樸槿惠鋃鐺入獄,那將是給燭光集會的盛大加冕。

韓國一些人還想到了徹底打倒樸槿惠的B計劃——為燭光集會申報諾貝爾和平獎,這其實是試圖在借西方的價值觀給韓國的反樸運動蓋一個鮮紅的印章。可惜的是,據說2017年的和平獎報名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打算搶報2018年的名。

始於去年10月的反樸燭光集會,曆時134天、共20次,累計市民參與數量達1600萬人次。下台行動集會策劃組組長金光日(音)在最後一次的集會上宣布:“‘大韓民國全國三分之一的人口’在‘一年中三分之一的時間內’一同鬥爭。”

首爾的百萬人反樸燭光集會

樸槿惠為什麼引來這樣簡直不共戴天的仇恨?

《紐約時報》從一個局外人的立場分析說:

讓很多韓國人對崔順實一事感到憤怒的,不隻是樸槿惠有這樣一位秘密顧問,甚至不在於這位顧問有可能憑這種關系獲利,而是想到自己的總統幾十年來一直在被一個宗教騙子家庭控製。在他們看來,這是令人感到羞恥的倒退,仿佛回到了古代朝鮮國王和王後被行騙的和尚及占卜的薩滿引上毀滅之路的情形。

都21世紀了,韓國人丟不起這個人!

示威者的怒火熊熊燃燒,離不開韓國社會早已蒸騰的不滿情緒。韓國是一個社會競爭超級激烈的的社會,經合組織的報告說韓國人是世界上加班時間最長的人群。

我們為了找工作都開始整容了,上層卻如此腐敗、濫權,是可忍,孰不可忍?

“天幸我沒有生為韓國人。”今年情人節前後,日本前駐韓國大使武藤正敏在韓國人傷口上撒了一大把鹽,他在該國《鑽石》周刊上以此為題撰文道,他對沒有生在韓國的土地上而是出生在日本感到幸福,因為韓式競爭令人恐怖:大學入學考試異常殘酷,就業機會少,老年生活沒有安全感,自殺率極高,“如果不是一名大學生,就很難找到老婆,為了找到好老婆,必須上一流大學,然後在韓國頂級公司找到職位”。

日本前駐韓國大使武藤正敏

武藤正敏認為,這種恐怖競爭導致了韓國人的絕望,以及針對對樸槿惠的憤怒。

公主

哥抽的不是煙,哥抽的是寂寞。

韓國一些學者認為,韓國人的燭光集會與其說反的是樸槿惠,不如說他們反的是韓國政商一體的財閥體製。

在親信干政門案中,韓國九大財團掌門人被逼出席調查聽證會,前所未有,三星掌門人李在鎔更因行賄、作偽證等罪名被捕。韓劇里,帥氣多金的會長公子浪漫、純情,對灰姑娘的愛堅貞不渝,扛住誤會、絕症等重重險阻最終過上了幸福的生活。現實顯然並非如此。

韓國的財閥體製始於樸正熙,如果能在樸正熙的女兒頭上結束,對很多人來說那將是一個無法更加完美的結局。事實上,樸槿惠盡管已經通過選舉成為韓國總統,但她更真實的標簽是“公主”。2012大選期間,許多韓國選民都說他們會支持沒結過婚、沒孩子的樸槿惠,完全是因為她的父親。首爾峨山政策研究院的資深研究員奉英植說,這反映了韓國國內一個普遍的觀點:“她不是一個女人,她是樸正熙的女性化身”。

樸槿惠2013年就任韓國總統時曾意氣風發。

但時代在變,親身經曆過樸正熙給韓國帶來經濟奇跡的人群在老去,隨之而去的是他們對社會的控製力,新一代人在成長為韓國社會的主要力量,他們感受的是當前韓國社會的苦痛,他們的愛恨簡單而直接。這次反樸集會中,主體也正是年輕人。

故國

“我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沒有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許多人說,樸槿惠這段競選名言等於將自己嫁給了國家。

或許反對者要問的是:她嫁給的是哪個韓國?

去年11月23日,名為“高明涉”的韓國媒體評論員撰文寫道,對於樸槿惠來說,不僅青瓦台是自己的家園,整個國家都是自己的家產。在樸槿惠的幻想中,韓國是父親樸正熙建立並發展起來的國家,是樸正熙的韓國。在樸槿惠的意識深處,今天的大韓民國是一個建立在父親功勳上的國家,這個國家的現代史就是父親的曆史,而自己是承繼父親全部曆史和遺產的人物,是父親的“接班繼承人”。

上面的問題或許隻有樸槿惠自己能回答。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對父親以及父親建設的那個韓國的深情。

如今不少韓國媒體抨擊樸正熙軍政府的獨裁,樸槿惠的感受呢?她在自傳中寫道:“在我的眼里,父親是保衛國家的正義使者。穿著軍裝的父親對年幼的我來說,比電視上任何一位明星都要帥氣,也和其他穿西裝上班的爸爸不同,所以相當引以為傲。每當看到母親把用心擦得雪亮的軍靴放在槿令或我的鞋子旁邊時,就會有一種被軍艦守護著的安全感。”

樸槿惠幼時一家五口的合影

1974年8月15日,樸正熙遇刺身亡,樸槿惠回憶道,“洗著沾有父親血跡的衣服,那晚我流了一般人恐怕要哭上一年的淚水。當時我正在度過比死還要痛苦的歲月”。讓她更無法原諒的是,他們姐弟離開青瓦台後,在政治圈內不斷出現出賣父親的言論,“我們三姐弟連父母親的忌日也不敢舉行任何公開儀式。結果整整六年時間,我們都沒有公開舉行過父親的追悼儀式,隻和弟弟妹妹在家里一起默默地祭拜他”。

她感慨道:“原來世上的人心一天就能改變,領導國家18年的總統,在他過世後受到政治評價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這樣的評價若是想要靠攏新政權而刻意去扭曲、造假、誹謗的話,恐怕沒有比這更讓人感到冤枉的事情了。”

這或許有助於理解韓國媒體的這則報道:

新曆史教科書中,關於大韓民國建國時間和對李承晚、樸正熙的記述發生不小變化。此前韓國曆史教科書中對李承晚和樸正熙大多是長期獨裁和維新體製等負面描述,但新教材則盡可能回避負面說明,對樸槿惠總統的父親樸正熙多加美化。新教科書將樸正熙發動政變上台稱作“革命”,並用8頁內容詳細描述樸正熙的“業績”。

莎士比亞的劇本中,結尾經常是遍地屍體,這部韓國版的《公主複仇記》會是一個什麼的結局?

可能

古龍的武俠小說中,某位劍客常幽幽地吐出這樣一句高逼格的話:隻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其他更多的武俠小說里,充斥著這樣的魔鬼情節:跳崖的人永遠不會死,反而會遇到某位隱世高人,或得到絕世武功秘籍。

這兩大定律可能也適合樸槿惠,至少,樸正熙死後她就曾被趕出青瓦台,而且,數年之後她戴著王冠踏浪歸來。誰能保證她絕不會東山再起呢?

——即使鋃鐺入獄,也未必是政治絕路,監獄,永遠不是地獄,肉體無法起死回生,政治生命卻未必。

——在韓國的保守勢力中,樸正熙的“教父”地位幾乎不可撼動,更何況他的曆史功過遠沒有蓋棺論定,支持樸正熙路線的勢力還大有人在,樸槿惠則恰好是那面最醒目的旗幟。

——朝鮮半島如果發生巨大衝突,乃至戰爭,韓國監獄還能關得住像樸槿惠這樣的政治人物嗎?沒有人懷疑保守勢力在韓國軍隊中的控製力和影響。很明顯的是國際政治現實是:特朗普當局在加大對朝鮮的施壓,朝鮮在緊鑼密鼓地提升核能力,韓國軍方在磨刀霍霍。

韓國左翼媒體《韓民族日報》3月14日刊登漫畫,譏諷樸槿惠的支持者在其下台後仍然選擇支持她,此前有人抨擊樸槿惠離開青瓦台時遺棄了擔任總統時喂養的數隻狗狗。

最後,2016年-2017年跨年韓劇“親信干政門”無論在人物角色、情節轉折,還是參演人數、收視率上,都碾壓其他劇本。

這樣一部吊炸天的好劇,就這樣結了?

執筆:客舍青青

往期精彩回顧

“國軍”要拍台版《太陽的後裔》,“防長”:宋仲基顏值比我差一點…

長按二維碼關注,跟著環環闖江湖

;

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內容均采集自互聯網並通過人工審核,如有侵犯作品內容請聯系我們.
© Copyright 2017 中文頭條新聞 - All Rights Reserved - Created By chinatt.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