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露天機者,損陰德禍及子孫,他剛出生就克死了兄弟

泄天機者,損陰德,禍及子孫。

這便是我的命,一個天煞孤星的命。

我叫周衝,住在湘西的沅江邊上,是一位高人唯一的孫子。

我所說的高人,姓周,名陰山,沒錯,他就是我的爺爺。

周家世代以占卜為生,到了他這代,曆時一百二十八代,經久不衰,而周陰山更是年近八十,滿頭白發,但身體依然健朗。

我之所以會起這個名字,據說是先祖泄露天機太多,禍及子孫,前面的幾個傳人都沒能留下,隻有我僥幸活了下來。所以名字中才帶個衝字,這衝字嘛,就是衝走天煞孤星所用。

而這事在我們當地也確實小有傳說,這或許就是與爺爺多年後遭遇那場浩劫有著直接關系吧!

話說我十歲那年,村里死了個人。按道理說生老病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可就在出殯的前一天發生了點小意外。

按照我們當地的習俗,人死後需要選個黃道吉日出殯,而出殯前這段時間需要停在家中做法,讓孝子守孝,村里的人也會過來幫忙。

出殯的前一天便要舉行一場大的宴席,更要邀請抬棺的人大吃一頓,好酒好菜好煙的招待,畢竟是他們出力抬著棺材上山。

這抬棺的人都是村里的一些中年人,也有年輕人,前後各十二個。

也就在宴請這天,天氣不是很熱,更沒下雨的跡象,可到了時間點準備開飯時,突然一陣電閃雷鳴,天空一片烏黑,眼看就是下雨的節奏,一個多小時後,這雨就是下不來。

隨後,靈堂里便傳來一陣臭味,有經驗的人一看便知道是屍體腐蝕的味道,隨後眾人便開始議論起來。

這確實讓人匪夷所思,這都十月底的天,天已開始轉涼,屍體停個七八天,壓根不會有異味,怎麼這次就不按套路出牌了呢?

而且明天就要出殯,這要是有味道,抬棺的人哪受得了?

這事很快就傳到爺爺這里,爺爺一聽,眉頭一皺,背著手抬頭看著外面的天。

天空黑壓壓一片,隻聽見雷聲滾滾而過,外面早已沒了人影。

那孝子冒險跑到家里請爺爺,爺爺二話沒說,拿起工具便走。

我緊隨其後趕來,到了門口便聞到一股屍臭味,說實話,這味真倒胃,我差點就吐了出來。

眾人見爺爺出現,也都鬆了口氣,而爺爺似乎並沒感到鬆懈,剛準備踏入屋子,一陣閃電而來,隨之而來的便是震耳欲聾的雷聲,膽小的人當即退縮了幾步。

爺爺停下腳步,回頭狠狠的瞪著外面,黑壓壓的天空硬是沒有散開的意思。

“既然已成定局,何必要執著?”爺爺隻冷冷的說了一句,那閃電更是凶猛,像是有什麼東西跟爺爺對峙著。

我仿佛看到了爺爺正跟誰在說話,話語中帶著一股責備之意。

隨後,爺爺掉頭朝著靈堂里走去,也就在此時,旁邊的幾個小孩突然就哭起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哭個不停!

一個管事的連忙讓他們把孩子帶出去,爺爺沒有理會,而是走到棺材前頭冷冷的站著。

我不知道爺爺要做什麼,所以不敢出聲,院子里的人也都紛紛離開,知道這事有點蹊蹺,都怕沾上什麼麻煩,自然都躲得遠遠的。

爺爺站在棺材前足足五六分鍾,閉著眼一動不動,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爺爺害怕,而當時我也不知道爺爺為何要閉著眼睛。

外面的雷聲一直沒停過,可雨始終沒下來。

隨著陣陣雷聲的響起,爺爺睜開眼便朝著棺材轉了起來,我清楚的記得爺爺繞著棺材前後轉了三圈,而且嘴里還說著什麼,最後問主人家要了一碗米,抓了三手米撒在棺材上,將剩下的米放在棺材後頭下,並將碗倒過來蓋著,然後便在棺材上拍了三下。

讓我想不明白的是,爺爺竟在手里留了一把米,回頭裝進我口袋。

爺爺當時沒說什麼,但我感覺這事似乎跟我有些關系。

奇怪的是,此時外面的雷聲開始慢慢降下來,黑雲也跟著散開,不到兩分鍾的時間便恢複了正常。剛才的黑雲滾滾,電閃雷鳴愣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外面的人一句話都沒敢說,知道這情況有點詭異,都躲得遠遠的,特別是那些抬棺的人。

讓我不解的是,這陣雨為何始終還是沒下來,而那股異味為何也隨著黑雲的散去而消失。

爺爺出來的時候告訴主人,事情還沒完,明天早上還會過來。

爺爺拉著我便出了門,而是很著急的那種。

本文來自小說《陰符風雲錄》第一章,關注小說可直接加入《我的書架》。

更多免費小說 點擊《小說頻道

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內容均采集自互聯網並通過人工審核,如有侵犯作品內容請聯系我們.

© Copyright 2017 中文頭條新聞 - All Rights Reserved - Created By chinatt.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