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打的那英成“流水”,盤點6年來她在“新歌聲”中製造的爭議

文 張文政

編輯 卜昌炯

在《中國新歌聲》(前身為《中國好聲音》)做了6年“釘子戶”的導師那英,突然決定離開。

10月11日,《中國新歌聲》第二季鳥巢總決賽後第四天,那英通過工作室發表聲明,宣布不再參與《中國新歌聲》後續節目錄製。

“每一集節目結束,都會有傳聞流出,說那英即將離開新歌聲。這一次通過工作室正式和大家說一聲:這次是真的……”那英在聲明里寫道。

6年來,那英帶領的小二班累計收獲了79名學員,其中有3人奪得季賽冠軍。然而光環之下,那英又謗議加身。她耿直的言論和個性,為自己招惹了不少麻煩。

她的此番告別沒能逃過別有用心者的調侃:被罵滾出“好聲音”的那英終於走了。

很難說她和《中國新歌聲》的故事是否就此結束,可以肯定的是,她在這個節目里引發的話題和爭議,注定會一直伴隨著她。

從節目的角度看,這也是那英在“冠軍導師”之外,留下的另一種“遺產”。

那英最近一次發表耿直言論是疑似“懟”陳奕迅。

不久前,陳奕迅在香港一檔綜藝節目中爆了不少《中國新歌聲》節目組“黑幕”,比如有參賽選手第一次沒通過被節目組安排又唱第二次、導演要求他和那英一起為選手張婉清“爆燈”等.

這段視頻被傳到網上後,引起很多人關注。網傳那英出席某活動時,被媒體問及此事,她的回應是:作為和節目組簽約的藝人,這種行為破壞了行規,違反職業道德。

聯想到那英之前的“毒舌”,這或許算不了什麼。2010年,擔任音樂風雲榜十年盛典評委主席時,那英的一句“他(刀郎)不具備審美觀點”,被刀郎粉絲追殺到現在。她還曾公開吐槽汪峰小心眼、控製欲強,點菜都要控製,還挖苦說“化妝師請給他的褲子里塞上棉花,把羅圈腿改改”。

出言無忌、直率、不太考慮對方感受,這讓她很容易得罪人,特別是愛“抱打不平”的網友。

新歌聲第二季組內冠軍賽,那英點評幫唱嘉賓楊千嬅和學員的合唱時,說:“我認識楊千嬅許多年,感到這次楊千嬅在台上有壓力,就像學員一樣,緊張。”結果,網友們從楊千嬅緊鎖的眉宇中,感覺她“不高興”,於是炮轟那英措辭失當,沒資格評價唱功深厚的楊千嬅,太“裝”了。

網友總是很容易從她身上找到“槽點”和“黑點”。不一定每次都與她不計後果的言語有關,很多時候,可能來自於網友對一些事情的主觀判斷。

好聲音第二季,實力出眾的姚貝娜出局,萱萱“爆冷”奪冠,前者的粉絲質疑那英故意為姚貝娜安排難度較高、她自己並不擅長的曲目,使其“被黑掉”。這種聲音在姚貝娜病故時,再一次將那英推向風口浪尖。姚貝娜的追悼會上,那英兩三句還未講完,已泣不成聲,這被姚貝娜的粉絲嘲諷為她在“飆演技”。

好聲音第一季人氣選手張瑋,被一些網友懷疑因其個性奔放、特立獨行、不服管,而被那英“不喜歡”。第一季冠軍梁博一度也被傳和那英關系不那麼融洽——後來這被證實是真的。好聲音第三季盲選期間,有媒體報道梁博曾去現場探班,那英堅持不見他,覺得梁博連個招呼都沒打,就簽了別的唱片公司,“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小咯意”。為此,梁博在她房間門口蹲守了兩天兩夜,才敲開她的門。

如此林林總總,是導師那英6年“好聲音”的副產品。她為這檔人氣不斷滑落的節目,貢獻了源源不斷的話題,卻也為自己招致了各種“黑子”。她曾評價自己說:“我這一生當中,最難得的優點就是真實,最大的缺點也是太真實。”

新歌聲第二季播出伊始,接受媒體采訪時,她再次提及此事:“我在這兒就招這些人煩嗎?其實我特想問,我怎麼樣你才能不罵我呢?我覺得這就是我現在的工作,那你讓我干嘛去?”

現在看,離開或許是她對“你讓我干嘛去”的最終作答。

‹ 火星試驗室 ›

博雅天下旗下產品

《博客天下》、《人物》等媒體鼎力支持

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內容均采集自互聯網並通過人工審核,如有侵犯作品內容請聯系我們.

© Copyright 2017 中文頭條新聞 - All Rights Reserved - Created By chinatt.news